您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要闻 > 媒体聚焦

跨国应诉 不当竞争对手“炮灰”

作者:崔爽 信息来源:科技日报 浏 览:305次 更新时间:2017-09-07

  越来越多中国企业正在走出国门,扬帆出海。但在去海外市场分一杯羹的美好期盼下,也有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在知识产权问题上栽了跟头。

  平衡车就是专利乱斗的“重灾区”。8月24日,主营平衡车的杭州骑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337条款调查中获得裁决--他们没有侵犯原告的专利权。杭州骑客战胜了专利诉讼这个令出海企业闻之色变的“拦路虎”,可以继续自己征战美国市场的脚步。

  遭遇专利诉讼的中国企业越来越多,随着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提升和对出口国法律的熟悉,选择应诉的比例也不断上升。“放弃诉讼就等于放弃了一个市场。”9月1日,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崔军律师态度坚决。

  应诉,虽是背水一战,却可能绝处逢生。

  放弃诉讼等于放弃市场

  近几年,平衡车风行世界各地的大街小巷。但这种基本产自中国的代步工具,正面临着专利严重混乱的窘境:中美几大阵营各自持有不同专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纷争不断。过去两年,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立案数十起,涉及的平衡车公司多达数十家。其中大多数公司都既是被告,又是其他案子中的原告。

  杭州骑客是其中一家,作为一家实力并不雄厚的初创公司,它连续两次被美国竞争对手诉技术侵权。一旦对方的主张得到支持,他们将被迫退出美国市场。杭州骑客选择积极应诉,他们找到专门从事知识产权法的美国飞翰律师事务所,并在后者的帮助下赢得胜利。

  和平衡车公司有相同遭遇的中国企业还有很多,比如曾在2013年遭遇专利诉讼的上海触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CEO王佳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顾那场以小博大的“生死战”:“要想参与市场竞争,势必要重视知识产权的积累。一旦知识产权缺失,轻则在竞争中束手束脚难以施展,重则随时可能面临死亡。”也正是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使得上海触宝能在咄咄逼人的美国巨头面前全身而退。

  “除非你的主打产品不打算进入这个市场,或者这个海外市场对你影响不大,否则放弃诉讼就等于你放弃了这个市场。而且实际上,国外一些厂家提起诉讼时并没有很大的把握,他的申诉率也并不是特别高。比如中兴通讯在美国就被七次提起了337调查。五次是中兴通讯赢得了胜利,一次对方撤诉,一次和解。”崔军表示。

  “337调查”得名于《1930年美国关税法》第337条款,指针对侵犯美国产业利益的不公平行为展开的调查,其容易启动、高效快速、惩罚力度大等特点使它成为美国国内企业应对外国竞争者的首选方案。截至2017年,我国已经连续16年成为美国“337调查”案件数量最多的国家。

  对于杭州骑客来说,不应诉就要退出美国市场。而形势对于上海触宝则更加危急,巨头对手料定他们会放弃,表面上打着专利官司,实则对他们的技术虎视眈眈,一心只待吞掉这个实力悬殊的小猎物。

  面对没有硝烟的专利之战,他们挺身向前。

  选择合适的应诉策略

  在积极的应诉态度之后,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应诉策略是取胜关键。美国飞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印庆余总结说:“当高技术企业处于发展初期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不足,对国外技术存在较大程度的依赖,可以选择和解策略。待技术发展成熟、具有绝对创新性,甚至拥有完全自主研发的技术后,就可以选择积极应诉,证明自己不侵权。”

  在知识产权诉讼领域经验深厚的崔军介绍了企业如何应诉:“首先要判断自己到底有没有侵权,如果没有,那当然不怕诉讼。”崔军认为,企业的在市场竞争中也要讲究技巧,“如果自己的产品确实在对方的注册专利保护范围,试试看能不能把这个专利‘无效掉’。”如果又在专利保护范围又无效不掉的话,崔军也支了招:“可以考虑规避设计,避开对方的专利实现产品化。”这些都是国外企业的惯用手段,很多中国企业正是因为不了解,才成为对方借专利之名排除竞争对手的“炮灰”。

  也有可能出现最不利的情况--无效不了又规避不掉,“那就老老实实谈判吧。”崔军说,“看看别人有没有侵犯你的专利,通过起诉达到反制,能和解就和解。”在杭州骑客的诉讼中,杭州骑客成功证明其产品不在专利权利要求保护范围之内,最终在“337调查”中顺利过关。

  “考虑到跨国应诉的成本和竞争对手的强大,无论在证据收集、竭力抗辩还是高昂费用方面,一个企业的力量往往是有限的。”汉坤律师事务所鲁学振律师表示,面对这种现实困难,“同一案件中同时被列为被告的企业,可以联合应诉,共享信息资源,共同聘请律师,以增强抗辩的力量,同时降低应诉成本。”鲁学振说。

  企业出海之前要先布局

  有些出海的中国企业,勤勤恳恳开发市场,猛一抬头,才发现专利诉状已经递到门口,无奈之下只能放弃,即便匆匆应诉,结果也不会太好。对于打无准备之仗的出海企业,崔军给出建议:“知识产权具有地域性原则,出去之前就要优先布局。”

  “把产品销售到国外之前,要做好两方面的工作,第一是商标的优先布局,如果想把产品卖到哪个国家,就要先在那个国家申请注册商标。如果这个商标被别人抢注了,你再用这个商标卖到海外的话就可能被告。”崔军表示。

  据国家工商总局的不完全统计,国内有15%的知名商标在国外被抢注,每年商标国外抢注案件超过100起。而自从上世纪80年代起,中国出口商品商标被抢注的有2000多起,造成每年约10亿元无形资产流失。

  “在商标被抢注方面,我国很多知名企业曾经交过高昂的‘学费’。”崔军说。王致和、同仁堂、狗不理、老干妈、六必治等在中国妇孺皆知的中华老字号商标,都在海外被疯狂抢注。天津狗不理集团经过十多年艰苦谈判才终于从日本“狗不理”商标注册人手中买回商标,而海信为了从欧洲买回商标,花了上百万欧元。

  另外,出海公司也要有意跟进产品市场的诉讼发展,从而对自己面临的专利现状--专利持有方、诉讼焦点、巨头间的专利纠纷等做出研判。

  最根本的破局之道,就是研发自己具有知识产权的产品,印庆余认为。“自己研发自己做产品,这是最好的方法。自己的技术做出来的东西,虽然不能百分之百避免别人的专利,但是你的东西有最大的可能和别人不一样,不侵权可能性很大。自主研发出来的东西还可以自行申请专利。如果有公司想告你,他在尽职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你手上有一批专利有可能用来告他,他起诉你之前就要三思。” 这也是杭州骑客获胜的经验之一。

  新闻链接

  美媒: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日趋严格

  参考消息网近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网站8月16日发表题为《知识产权攻防大战,中国改写游戏规则》的文章称,中国企业越来越认识到,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是一种工具,有助于它们保护发明,并在海外获得专利使用费。

  文章称,美国总统特朗普预计将公布若干初步措施,可能会是对中国的贸易做法进行深入调查。他强调要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指责中国企业窃取工作岗位与技术。特朗普的要求很可能会受到北京的深度怀疑。

  北京大学贸易法学者张平表示,西方早已将知识产权法作为对抗中国企业的“矛与盾”,这损害了中国企业在国内的利润,也阻止了它们进入国外市场。她说,现在中国反击的时刻到了。

  “你要进来可以,”张平说,“但是你不能卡着我的脖子,不让我发展。”

  中国评论家指出美国的批评存在虚伪性。他们指出,美国曾经是世界领先的盗版国家之一,独立战争之后,美国曾经通过获得蒸汽动力纺织机等发明的设计图,来挑战英国在工业中的主导地位。

  文章称,随着中国努力进行自主创新,国家领导人也开始采纳更为严格的专利、版权和商标法规。政府设立专门法庭处理知识产权纠纷,并向申请专利的企业家提供补贴。2015年,超过100万份专利被提交,创下了纪录。

  东方亿思知识产权代理有限责任公司的李剑表示,中国企业越来越认识到,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是一种工具,有助于它们保护发明,并在海外获得专利使用费。

  “许多中国企业已经意识到,通过专利保护,它们可以在市场上获得优势,”李剑说,“它们现在有了更多信心,认为中国政府可以保护它们的知识产权。”

  文章称,这些规则也使一些外国公司受益。新百伦今年在一场状告中国公司的案子中获胜,中国公司使用了它标志性的斜体“N”标志。去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判决允许迈克尔·乔丹保留他中文姓名所带来的相应权益。

Copyright © 2010 安徽省知识产权局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Wanhu
您是第 位访客 备案序号:皖ICP备05001650号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马鞍山路509号省政务大厦B座15楼 邮编:230001